• 新元素注入新冒险 《侏罗纪世界2》霸气归来 2018-12-01
  • 今日福彩3d全部藏机图:古魏名将 喋血睢阳

   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: 运城日报 发布者:运城新闻网
    热度0票 浏览83次 时间:2018年11月22日 08:39
      古魏名将 喋血睢阳

    ■赵战生



          唐安史之乱中,睢阳保卫战历时十个月,唐军以不足万人之众,阻滞了十多万叛军南下江淮的步伐,斩杀敌将三百,歼敌十余万,创造了中国古代战争史上的一个奇迹。
      领导与指挥这场战役的,就是古魏人为之骄傲的刚强铁汉张巡。他以自己的铮铮铁骨,谱写了一曲撼天动地的正气之歌。故唐代大诗人杜牧赋诗曰:“坐守睢阳当豹关,江淮赖此得全安。至今青史虽零落,犹遮东风半面寒?!?/div>

      A

      张巡喋血睢阳,为国捐躯,英名传世,不仅新、旧《唐书》列传有载,唐代大文学家韩愈,还为他写了《张中丞传后序》。张巡的朋友、翰林学士李翰亦为其作传,并附表上呈皇上御览。
      然而尽管史料众多,却没有把张巡的籍贯说明白,弄准确?!缎绿剖椤ち写芳牵骸罢叛?,字巡,邓州南阳人?!薄毒商剖椤ち写吩蛟疲骸罢叛?,蒲州河东人?!币颉毒商剖椤吩绯?,后人依照史例多采用其说。又因蒲州在今永济市,故有人推论:张巡为永济人。
      古代州、郡并非专指一城一池,一般辖有数县。隋唐时,古魏芮城就先属蒲州,后归陕州所辖。在芮城县东的南张村,有一座张巡墓,墓前立有清雍正七年(公元1730年)的碑刻一幢,上书“唐故扬州大都督张巡之墓”。在县城南门内,原来还有一座张睢阳祠,即张巡庙,庙中主祀张巡,配祀与张巡同在睢阳血战中遇难的南霁云、雷万春二位将军。据县志记载,此庙系明崇祯九年(公元1636年),山西巡抚吴甡所建?!盾浅窍刂尽ひ瘴穆肌坊乖赜形猱`所撰的《创建睢阳张公祠记》,文中称:“以御寇之役视师河上,以公之墓在芮访而吊之。命工作公祠,以南、雷二将军为之配?!?/div>
      史料翔实,文物有证,故《山西通志》拨谜断言:张巡为芮城人。

      B

      张巡(709年—757年),字子巡,祖籍芮城县南卫乡南张村。他从小博览群书,喜研战阵兵法,为人尚义重礼,凡有危难求告者,必倾囊相助,从来不求回报。他讨厌那些碌碌无为的平庸之辈,结交的都是志向远大的仁人志士及忠厚长者。
      唐开元末,张巡中进士第三名,俗称“探花郎”。初任为太子通事舍人,后调授清河县令,政绩考核为最高等级。届满被召回长安后,因拒绝投靠权奸杨国忠,不被重用,平调为真源(今河南鹿邑)县令。
      天宝十四年(公元755年),安史之乱爆发。叛军从北向南攻城掠县,气焰嚣张,势不可挡。东都洛阳沦陷后,中原一片恐慌,雍丘(今河南杞县)太守令狐潮不战而降,并反戈攻击唐军。
      张巡闻变,组织两千人的队伍,趁令狐潮出城之机,攻克雍丘,据城自守。气急败坏的令狐潮会同叛军共约四万余人,轮番猛攻,用石炮(石机)将城墙上的防御工事全部摧毁,接着又架云梯攀城。张巡临危不惧,沉着应战,他让军士用浸了油脂的茅草做成火把焚烧云梯,打退了敌军一次又一次的强攻。在与强敌对峙的两个多月里,他乘敌不备,多次组织突袭,毙敌无数,俘获两千余人,有一次还差点活捉令狐潮。无奈之下,令狐潮只好引兵退去。
      当时吴王李祗为灵昌(今河南滑县)太守,闻报大喜,委命张巡全权负责雍丘防守。

      C

      不甘失败的令狐潮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整后,又纠集叛将李廷望部四万兵力来攻,并遣使入城劝降。张巡不为所动,喝令斩杀了来使。在敌大军压境,又无朝廷任何消息的困境下,六名守城将领无心再战,也劝张巡出城投降。张巡在府衙挂起玄宗画像,朝拜之后,责以大义,将其六人斩首,使军心大定。
      由于长期坚守,消耗过大,城里军需供不应求,箭镞尤为匮乏。张巡想起三国时孔明借箭的典故,命人夜里把无数用茅草做成的“黑衣人”,悬吊在城墙半空。敌军见状,以为是奇兵来袭,遂万箭齐发,守军由是得箭十万余支。几次“借箭”之后,敌军知道上当受骗,不再为意。张巡这回却真的是“狼”来了,五百多壮士缒城而下,犹如天降神兵,直捣敌营,毙敌无数。
      一座孤城,势单力薄,外无援兵,毕竟难守。张巡审时度势,遂带兵弃城南撤,至睢阳与太守许远及城父(今安徽亳县东南)县令姚訚合兵,共守睢阳。许远自以为才能不及张巡,虚位让贤,推张巡为主帅,自己负责后勤供应。据《旧唐书·忠义传》载,姚訚是陕州平陆(今山西平陆)人,亦心怀天下,忠勇可嘉。
      在叛军未到达睢阳之前,张巡派部将南霁云、雷万春领兵北上,抗击叛军。他们在宁陵大败杨朝宗部,斩将二十,歼敌万余人,投敌尸于睢阳渠中,渠水为之断流。
      唐肃宗闻报,龙颜大悦,特擢张巡为御史中丞、兼领河南节度副使,许远为侍御史,姚訚为吏部郎中。

      D

      至德二载(公元757年),安禄山死,其子安庆绪派尹子琦与杨朝宗合兵十几万人,围攻睢阳。
      敌军用钩车、木马轮番攻城,皆被张巡针锋相对,施计破之。但此时城中严重缺粮,最初每人每天还能分到一勺米,后来粮尽,连罗雀掘鼠都成了奢望,只能以茶纸、树皮充饥。由于非战斗减员严重,城中守军只剩下千余人,且个个病弱不堪,连弓都拉不开。
      为了保障战斗力,张巡忍痛杀了自己的爱妾,煮成人肉犒军,众军士皆哭泣不食。就在睢阳朝不保夕之际,张巡派南霁云杀出重围搬救兵。他叫着霁云的乳名说:“南八,男儿死耳,不可为不义屈?!?/div>
      谁知拥兵临淮、身为河南节度使的贺兰进明,不仅托词不肯发兵,还欲以厚禄留下南霁云,让他为自己效力。南不为所动,断指明志,愤然而去。后来,还是驻守真源的李贲援助战马百匹,宁陵守将分兵三千驰援。又经过几番血战,睢阳城破,张巡、许远、姚訚、南霁云、雷万春等36人被俘。除许远在押送洛阳途中遇害外,其余人均在睢阳殉难。张巡时年49岁。

      E

      睢阳陷落前,唐肃宗已诏命中书侍郎张镐为河南节度使,让他总摄中原军马。得知睢阳危急,张镐急如星火,日夜兼程,挥师东进。途中,他又快马传檄,晓谕各地驻军火速出兵施以援手。谯郡距离睢阳最近,但其太守闾丘晓却无视军令,拒不出兵,致使睢阳失陷。等到张镐赶到时,睢阳城破已三日。张镐愤恨不已,下令将闾丘晓杖毙。
      张巡率众在内无粮草、外无援兵的极度困难条件下,以不足万人的守军,抵挡住了十几万叛军的进攻,使睢阳成了阻止叛军向江淮挺进的桥头堡。坚守睢阳不只是一城一池的得失问题,其重大战略意义更在于保全了富庶的江淮地区,保障了朝廷的赋税供应,同时又牵制了叛军的有生力量,为朝廷组织战略大反攻,赢得了宝贵的时间。尤为重要的是张巡和他的英雄团队,在唐军面对突然而至、气势凶猛的叛军,普遍心理恐慌、胆怯畏战之时,血战睢阳,战绩卓著,打破了叛军不可战胜的神话,树起了一面平叛必胜的精神大旗。
      烈士就义后,唐肃宗颁诏,追赠张巡为扬州大都督,封邓国公,许远为荆州大都督;赐张巡妻为申国夫人,儿子张亚夫为金吾大将军;免除雍丘、睢阳徭役及兵役两年。大中年间,皇上又将张巡的画像挂在凌烟阁里,使其跻身勋臣之列。

      F

      张巡身后,关于他在血战睢阳弹尽粮绝之时食人的事,屡遭人訾议,认为他不该突破人性底线,同类相食?;褂幸恢炙捣?,认为“张巡守睢阳不去,与其食人,曷若全人”。这些说法虽不无道理,但显然都是事后的大道理,根本解决不了当时围城中生死存亡的要命问题。
      叛军围城10个多月,城里一切可能吃的东西皆已告罄,要继续坚守,怎么办?谁能想出更好的办法?张巡下令吃人,是为了维持士兵生命,继续战斗,虽然太过残忍、极不人道,但实出无奈,不得已而为之,我们切不可凭空臆想,苛求古人。
      至于张巡为何不带军民突围而去,则是“非不为也,而不能也”。当时守军已不足千人,饥饿难忍,毫无战力,不要说突围无望,即便突围而出,没有马匹,也很难走远,难免一死。与其死在路上,还不如死守围城,倘若有援军来救,尚有一线生机。
      所以列举这些事例,并非单为张巡之咎开脱,只是说明睢阳食人并非个案,亦非纯属偶然,而是有其历史大背景的。

      G

      历史往往有惊人的巧合,张巡与许远虽未结拜,但他们却真的是生于同年(公元709年),又死于同年(公元757年)。当年,许远为睢阳太守,而张巡率军来投时,身份只是真源县令。许远以天下军国为重,胸怀若谷,主动让贤,成就了张巡喋血睢阳,立功受奖的千古英名。用现代流行的话来说,张巡的功勋章,也有许远的一半。
      然而,未曾经历睢阳血战的张巡的小儿子张去疾,却受怪论荧惑,认为许远未同其父同死睢阳,而是死于押解洛阳的途中,似有“幸生”之意。因此他上书指斥,“(许)远有异心,致父巡功业堕败,负憾九泉。臣与远不共戴天。请追夺远官以刷冤耻”云云。
      针对张去疾的奏劾,尚书省即据理驳斥道:“许远后于张死,即视为从贼,他人死在巡前,独不可视巡为叛耶?……其实两人忠烈,皎若日星,不得妄评优劣?!闭庖菜慊沽诵碓兜那灏子牍?。
      对于睢阳食人之事,时任翰林学士的李翰,在所撰《张巡传》里特别指出:“而议者或罪巡以食人,愚巡以守死,善遏恶扬,录瑕弃功,臣窃痛之!巡所以固守者,待诸军之救,救兵不至而食尽,食既尽而及人,乖其素志。设使巡守城之初,已有食人之计,捐数百生命以全天下,臣犹曰功过相掩,况非其素志乎?”
      当然,这是一千多年前唐朝贤士所讲的大道理,而今天的人们并不完全认可。台湾作家柏杨,就发出了最为犀利的反对声音。他认为张巡也应该像美国与墨西哥战争时,守卫阿拉姆城的将军大卫·克拉克一样,在危急关头,先把老弱妇孺疏散出城,再死战与城共存亡。他还感慨:“阿拉姆之围,可歌可泣,而睢阳之围,我们没有歌,只有泣?!?/div>
      柏杨先生的话自有他的道理,但他似乎忘记了一个大前提:一个在古代,一个在现代;一个是中国,一个是美国。时代不同,国情迥异,岂可同日而语,相较优劣乎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新闻挑错 / 新闻线索提供】
    顶:0 踩:0
   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:
    当前平均分:0 (0次打分)
   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:
    当前平均分:0 (0次打分)
    上一篇 下一篇
    网站声明
        运城日报、黄河晨报所有自采新闻(含图片)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,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,例:“运城新闻网-运城日报 ”。
        凡本网未注明“发布者:运城新闻网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    山西运城日报社 版权所有 
    未经运城新闻网的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转载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必追究
    授权法律顾问:山西庆新平律师事务所 蒲先革
    新闻热线:0359-2233591 广告合作电话:0359-2233350 2233273 Email:[email protected] 业务合作QQ:439433670 / 6906381
    中国.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证编号:14083041 ·晋ICP备06003572号
  • 新元素注入新冒险 《侏罗纪世界2》霸气归来 2018-12-01